相关文章

美国老店收购东北钢琴 Gibson为老国企调音

  本报记者 王亮 上海报道

  与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60年代的日本以及80年代的韩国一样,中国大陆正在经历一场“钢琴潮”——在过去的20年里,这个市场消化了近500万架钢琴,而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正在为添置这件“新家具”准备好富余空间。

  “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处于上升周期时,开始富裕、有着良好教育、而且有了子女的家庭便会考虑:我们是否需要一架钢琴了呢?”作为全球最大乐器公司、美国百年老店Gibson公司在中国的代表,54岁的周文华微笑着说。

  周所管理的钢琴品牌Baldwin(鲍德温)、Hamilton(翰美登)和J&C Fisher在业内已经家喻户晓,但他丝毫不敢放松。如今,全球最大的13家钢琴公司都已经进入中国,连同中国本土公司一起在这个“狭小”市场上跑马圈地,这使得中国大陆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钢琴制造基地。

  本报近日独家获悉, Gibson公司即将全资收购中国最大的钢琴制造企业之一——东北钢琴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北钢琴),此举将帮助Gibson公司在华的产能跃居第二位。后者是中国本土三大钢琴品牌之一,已有超过50年的历史。

  尽管业内普遍看好此次联姻,但这桩交易由于发生在近期而显得备受瞩目——一些反对者担忧外资日渐频繁地并购中国领先的行业领军品牌,但最终将这些品牌弃之不顾的做法会损害国家利益。

  中国兴起“钢琴潮”

  “欧美日韩的钢琴市场历经多年发展都已趋于饱和,中国可以说是最后一块市场。”周文华说。   

  德国斯坦威,日本YAMAHA、KAWAI,韩国的英昌、三益以及欧洲的几大钢琴家族企业也先后完成了在中国的布局,本土企业中比较出名的则包括广东珠江和北京星海。

  中国城市里的各大阶层都试图加入到这一场“钢琴”的盛宴中来。

  奔驰汽车中国公司本月初在上海赞助了著名钢琴演奏家朗朗的独奏会,上海通用别克品牌也经常赞助钢琴演奏会,类似的行动正在汽车厂家之间大为流行——那些最先对钢琴等高雅艺术有鉴赏力的人群,也成为了汽车厂家们争夺的焦点。

  上海大剧院门口的倒票“黄牛”也是蠢蠢欲动。“现在的行情是钢琴演奏会只要能搞到票,就能挣钱。”

  而在另一边,音乐学院的门口常常排起参加钢琴考级的长队:年龄从5岁到18岁不等的少男少女,在年轻父母们殷切的目光中进入考场——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上海等很多城市学生参加升学考试,钢琴被视为特长可获加分。

  中国城镇居民的住房也正在为“适应”钢琴这样的大家伙而变宽。

  建设部今年年中发表的城镇房屋概况统计公报,2005年全国城镇人均住宅建筑面积26.11平方米。

  “与2000年相比增加了6.4平方米左右,放一架钢琴已绰绰有余。”地产业内人士叶莺说。

  Gibson的新菜单

  得益于中国消费者的巨大热情,自2003年进入中国以来,Gibson旗下钢琴品牌Baldwin(鲍德温)以每年60%的销量高速增长。

  2004年,Gibson通过收购在广东中山设立了鲍德温(中山)钢琴乐器有限公司,作为其在华的首个钢琴生产基地,主要生产Baldwin(鲍德温)、Hamilton(翰美登)和J&C Fisher等品牌系列立式钢琴。

  “随着Gibson公司钢琴业务的不断壮大,原来的生产能力已不能满足于现有的市场需求。”周文华说,“来拿货的经销商排着队请我吃饭。”

  周随后说,就Gibson公司全资收购东北钢琴有限责任公司,双方已于12月14日在辽宁营口举行了正式签字仪式。但他不愿意透露交易涉及的具体金额。

  “东北钢琴的加入,无疑将突破现有的生产瓶颈和极大丰富公司的钢琴产品。”Gibson公司总裁Dave Berryman称,“东北钢琴将成为Gibson全球主要的钢琴生产基地。”

  东北钢琴成立于1952年,是我国钢琴生产的骨干企业。目前已具备年产3万架立式钢琴和1万架三角钢琴的生产量,生产能力位居全国同行第三。

  “这意味着我们的产能将提高到第二位,但可能还不会一下子生产那么多。”周文华说。

  对于那些老少两代都在东北钢琴厂工作的老员工而言,他们得渐渐熟悉一个洋气的新名字。

  Gibson已宣布新公司将更名为“鲍德温-东北钢琴乐器有限公司”,东北钢琴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大鸣将继任更名后的鲍德温-东北钢琴乐器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收购让张大鸣的“大胆”经历更进了一步。张在钢琴业内和当地都以“敢闯”出名,他将东北钢琴从一家传统的东北老国企变成了一家“洋企业”。而此前东北钢琴曾在上世纪90年代收购欧洲钢琴品牌Nordiska(诺的斯卡),这个品牌如今是“中国驰名”,该品牌产品目前三分之二以上用于出口。

  “他们在继续发展中遇到了瓶颈,但在收购之前,东北钢琴仍是赢利的。”周文华说。

  老国企的新赛道

  周所提到的东北钢琴的“瓶颈”主要在于营销和“技术的最后一道工序”。

  “东北钢琴的产品按照目前的价格,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但他们需要嫁接的是我们的品牌管理和营销理念。”周文华说,“一架钢琴12000多个零件中的许多都必须手工完成,它却没有被当成艺术品。”

  中国的大学校园里如今仍有很多男生以拥有一把Gibson的电吉他为梦想,这似乎能帮助他们在心爱的女生面前获得表演的勇气。这样的品牌忠诚度,是东北钢琴这样的老国企难以做到的。

  而Gibson产销分离的明晰分工模式,也有别于东北钢琴“前店后厂”一条龙的模式。2003年,Gibson在中国成立了独资子公司——激声博韵(上海)乐器贸易有限公司,全面负责在华推广、销售包括国产和进口在内的全系列乐器产品。

  业内人士透露,国外琴行从东北钢琴等中国钢琴厂低价买进钢琴以后,稍加修饰整理,就可以以高出三倍的价格在国外出售。这其中丰厚的利润主要是通过高技术工人进行钢琴音色整理后形成的。

  这“技术的最后一道工序”卡住了东北钢琴这样的本土钢琴公司,他们拥有的技术工人的音乐修养和技术经验还存在一定差距。

  东北钢琴目前已经拥有一批相对熟练的年轻技师,今后他们将被Gibson派到国外培训,未来Gibson还会把很多专利技术和设备引入东北工厂。

  “成熟的技师至少要5年以上经验,在国外30-40岁是钢琴技师的平均年龄。”周说,“当然他们的薪水也是国内的几十倍。”

  Gibson在中山的另一家工厂或许是东北钢琴“改造”的样板。

  2005年至今,鲍德温(中山)钢琴厂相继研制出两款美国风格的Baldwin B47、B52型经典立式钢琴,这两款产品的平均售价为4万-5万,甚至高于原装进口钢琴的价格,更是远高于2万多的普及型钢琴。

  “钢琴正在进入中国的寻常百姓家,但我希望它不是一个向别人证明自己品位的摆设,而应该学会享受它。”针对中国富人之间开始流行买钢琴送人的“新时尚”,周文华说。